我在北美做“远程口译员”

[复制链接]
查看: 74|回复: 0| 发表于 2018-4-10 18: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到口译,您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是两会上气场强大,翻译精准的国家“翻译天团”,还是在传说的“黑箱子”中“边听边说”的同传舌人?现实生活中,不是一切的口译都是“高、大、上”的,尤其在北美,很多口译都是在社区中的,比方陪患者看病,做理疗,陪客户上法庭,做移民面试等等。跟着通讯技术的开展,新的口译形式层出不穷。70-80年代起的美国,电话口译悄然兴起。之后,跟着电话口译的日趋成熟以及网络技术的迅猛开展,视频口译因其极高的互动性和极强的便利性也取得越来越多客户的青睐。我有幸在美国最大的“远程口译(Remote interpreting)”公司就职,从事电话口译(Over-the-phone Interpreting)和视频口译(Remote video interpreting)工作,很愿意和大家一起共享这种新颖的口译方式,期望对口译爱好者的学习和就业有一些启发。

美国是一个移民大国。根据美国最新人口查询显示,超过20%的美国人在家里都是说英语以外的语言。在美国,法律明文规定,不能让这些新移民因为语言障碍无法享受相应的资源。因而美国的社区口译比国内起步要早。可是社区口译员需要提前预约,对一些时间较短的预约操作起来不是特别方便。因而语言服务公司开发新的途径,远程口译孕育而生。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一位朋友那里了解到了这种独特的口译方式。怀着对口译的热爱,我向一家全球最大的远程口译供给商递交了请求。经历了电话面试、口译能力测试和入职培训后,我终于成为了一名在家里上班的远程口译员。换句话说,虽然我服务的是美国市场,但我不需要去美国,甚至都不需要出家门,只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一个背景、一台电脑、一副耳机和一个摄像头,我就可以做口译了。

上岗第一天完全是在紧张、懊恼、担忧、自责中度过的。本以为凭着自己多年的口译经验,胜任这份工作应该问题不大,结果我却花了2个星期的时间才慢慢适应了这份高强度的口译工作。这是一个工作量特别大的工作,从登陆系统第一秒开始,就会有一个接一个的电话进来。上一秒还在医院急诊室,下一秒就在接911报警电话。你永远无法预测下一个口译的主题,更别说译前准备了。所以每次电话一响,我的心都会跟着一沉,越紧张,越是听不清楚对方说话,越听不懂就越是着急。最可怕的是,公司还会组织资深翻译对新员工的表现进行监听。监听后下一秒马上就会收到资深舌人给你的反馈。形象很深入的是接到一通妇科诊所打来的电话,医生给患者解说非常复杂的手术过程,身为一个未婚男青年,我对妇科真的是了解甚少,所以那通电话对我来说是多么煎熬可想而知。

第一天完毕后,自信心被打回了原点。要弥补怎么办?就只有不断督促自己学习,公司很贴心肠为舌人供给一个资料库,里面有各个行业的术语表,我就把他们打印出来一个一个背。医学知识不够,就狂啃The Language of Medicine。努力就会有回报,现在99.99%的医疗口译我都可以应付自如了,我想这要归功于我把那本The Language of Medicine自始至终读了5遍吧。


医院的医生都亲切地称我们为“Interpreters on wheels"

远程口译难吗?平心而论,50%的工作场景都是简略的,无非就是帮医院做个预约,帮客户请求一个银行账户等等。但有时候也会遇到比较专业的场景。比方我曾遇到过医院给患者家属做儿童自闭症的教育,从自闭症是什么,到可行的治疗办法,既有现实,也有实例,既有数字,又有图表,这样的口译,是对舌人口译技能的考验,难度我想应该不低于会议口译。当然,除了百科知识带来的挑战外,还有一些其它因素给口译造成的困难。比方说话人的口音和逻辑。社区口译不同会议口译,说话人的教育背景天差地别。有的人一开口你就知道读的书不少,说话口齿清晰,条理清楚;有的人说话就比较随心所欲,不论对方问什么,他都是讲他自己想要说的。加上祖国地域广阔,方言众多,有的时候患者还有听力,这些都会给口译造成很多障碍。

两周后,我被调整为视频口译员,和电话口译不同的是,我不能再每天起床不洗脸就上班了。我需要穿上公司统一发的工作服,整理好自己后才能上镜工作。视频口译和电话口译相比确实互动性好很多。舌人和另外两方至少可以看到互相了,这关于听辩理解是有帮助的。以前仅仅电话听音的时候,我特别害怕遇到客人做物理治疗,因为看不到现场,很难将像”Hold”这样简略的指令翻译出来。

做了视频口译后,见证了许多欢快的韶光。比方患者病情有了好转,妈妈顺利生出了小宝贝,客户成功拿到了移民身份,可是也会遇到令人伤心的时间,比方家庭暴力、生离死别。形象比较深的是整个医疗团队通过视频口译与家人和患者讨论如何通过华盛顿州的《尊严死亡法案》(Death with Dignity Act)给患者实施“安乐死”。这个讨论真的太沉重了,虽然作为工作口译员,我应该在口译完毕后及时抽离自己,可是人都是有感情的,虽然跟那个患者或许一辈子就那一次视频的一面之缘,可是毕竟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心中还是在为他祈求。

远程口译做久了,其实还挺开心的。毕竟自己在帮助那些普通生活中的老百姓,感觉是一份很接地气的工作。虽然和会议口译相比,可能没有那种很大的成就感,可是我想说,做视频口译,我骄傲!
以上内容转自深圳比蓝翻译公司同传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译马网 优译信息 关于我们 archiver
Copyright ©2014 蜀ICP备1101319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